页面载入中...

学者:蔡英文赢了 台湾输了

  11月24日,张艺蓉白描水墨作品《佛与花》在苏州Uspace艺术空间首展。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长暨总裁詹姆斯·容度(James Rondeau)教授、亚洲部总策展人汪涛博士莅临开幕式现场,盛赞张艺蓉作品并接受记者采访。

  本次展览策展人尤永和到场嘉宾分享了张艺蓉的艺术历程和作品解析。张艺蓉出生于陕西,自父辈以至祖父,与佛结缘,在陕北、关中一代修庙造像,张艺蓉自幼随父亲学画,种下了对佛教艺术的兴趣,其后,又专注于水墨白描的研究和创作,积二十年之功,以求一艺之精。

  她的白描佛像创作,取法宋代及北齐造像,以线条的虚实疾缓与刚柔曲直衬以淡墨的层层烘染,洁净朴素地表现了佛造像静谧庄严的威仪和仁厚慈悲的关怀。所绘佛像静穆而高贵,纯净而飘逸,令观者能真切感受到她绘画所带来的内心的舒缓与精神的慰藉。

  张艺蓉的白描花卉继承宋代的格物致知精神,在精妙体察和状物入微中,枝叶花瓣片片如同薄纱冰玉,散发着含蓄而安静的光晕。正如张艺蓉所說:“我希望观者看到我的作品,能得到片刻的宁静……画一物,不是一物,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內心。”

  消费主义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也需要知识分子去重新介入。“我们通过这个消费者来界定我们自己,界定我们的身份,界定我们的地位,我们不会关心这个生产过程,就是生产和消费现在完全是割裂的,在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环节有无数环节完全不在我们视野范围之内。我们要越过很多的环节才能把这个图景建立起来。” 他觉得知识分子更大的挑战是跳出终端,把整个图景建立起来,他这些通道,从生产到消费这些环节,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样的力量在里面作用,谁在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对手机时代知识分子非常大的挑战,要不然我们都变成手机时代的奴隶吧。”季剑青说。

  季剑青举例说,“有个文章讲一个日本人喜欢吃鱼,这些鱼都是消费品,根本看不到整个的鱼肉,都是加工好直接给到消费者,这是日常生活方式。然后他就想了解这个鱼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鱼是怎么变成产品的?他就去做人类学的调查,最后他追踪到印度尼西亚,他到印度尼西亚调查,然后他把整个鱼在海洋里面的生活,在运输、生产、消毒,经过很多环节变成在日本市场所购买到的鱼产品,整个环节弄清楚以后,对他的知识、视野是一个巨大的颠覆。”季剑青认为知识分子应该多从事这样的工作和研究。

admin
学者:蔡英文赢了 台湾输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